此文譯自真夏のオリオン(盛夏的獵戶座)電影網站
www.toho.co.jp/lineup/manatsu_no_orion/
現代﹣在下著雨的海邊街道
倉本izumi 現在正打算去拜訪一位人物 
她手𥚃拿著一封用英文寫的信 
這封從美國寄來的信 
開頭是這麼寫著的 
「那個夏天 我的祖父失去了什麼 得到了什麼 我非常的想知道 所以寫了這封信」

寄件人的祖父 
是以前與日本作戰過的美國海軍驅逐艦的艦長 
他雖擁有值得誇耀的光榮戰跡
却在戰爭結束後絕口不談戰時的回憶 
當時的物品也完全沒有保留下來
 
但在其祖父的遺物中 
只有一樣物品被慎重的保存著 
那就是跟一封信放在一起的樂譜
在泛黃用手寫的樂譜上有著izumi祖母的簽名

izumi為了解開過去的謎 
遂訪問認識過去在日本海軍担任潛水艇艦長的祖父
現僅存的生還者鈴木

在一望無垠的暸望台與老人面對面的她 
如此的問道

「日本跟美國打過仗 
那是互相殘殺的事對吧 
既然如此為什麼這個樂譜會傳到戰爭對手的手中 
為什麼還被慎重的保存了六十年呢?」

「沒什麼難以理解的事」 
說完這話的鈐木老人
好似回答izumi的問題似的開始述說起久遠的回憶

「當時我們大家都非常的拼命
就只是這樣而已
但是 
那個夏天 
跟倉本艦長所渡過的那兩個禮拜 
我從來沒有忘記過」

在izumi的視線下展開著雨中另一邊的海洋 
64年前的夏天 
1945年8月的碧藍海原開始擴展開來﹣

第2次世界大戰末期
沖縄南東海域—豊後水道岸邊
日本海軍為打擊美國海軍燃料補給線 
正裝備著イ—77潜水艇

日本的戰局日復一日的趨向惡化
在逼近美軍登陸本土的現在
這次的作戰可說是最後的防衛線

イ—77的艦長倉本孝行(玉木宏)
不僅是參加同一作戰的イ—81的艦長有沢義彦(堂珍嘉邦)從海軍兵學校以來的好友 
也與其妹志津子有著互通情愫的關係

在不知何時歸來的作戰出航前
志津子遞給了倉本一封手寫的樂譜
以義大利話『盛夏的獵戶座』為曲名的這首曲子是志津子所作的
那𥚃面並附有寫給倉本的信息

『 — 獵戶座哦~、請引導我所愛的人』

在這個季節 
從海上只能在黎明時分非常短暫的時間內見到獵戶座 
在海上航行者之間流傳著 
沒有比在盛夏時見到獵戶座閃耀光芒更好的吉兆了

因此志津子把對倉本的情懷託付給獵戶座...


    全站熱搜

    Afen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